Asakaa_

有脑洞/没文化

【航鑫】饮食男子

《饮食男子》

 

架空/航鑫/甜/车在文末

 

白嫩心机宅男×黝黑清冷跑腿

 

 

 

 

01.

 

 

丁程鑫一觉醒来瞥见床边的垃圾桶上方飘着几只小飞虫,刚睡饱的好心情被扫了一半。起身随意套了件T恤,拉紧了垃圾袋出了门。

 

开门时一张小卡片从门栓上落了下来,丁程鑫弯腰拾起看了看。

 

 

航航跑腿   您动嘴我跑腿

手机:187xxxxxxxx

经营范围:帮您买各种餐饮、夜宵、汽车票、电影票、药品、日常用品……

24小时风雨无阻,贴心服务!

 

 

无聊。

 

小卡片被无情地丢进了垃圾袋,与袋子里烂掉的橙子皮作了个伴儿,又一齐被扔进了楼下发臭的绿色大垃圾桶里。

 

转身准备上楼的丁程鑫被从对面单元楼里出来的黑背心小哥吸引住了视线。

 

 

黑背心紧贴着上身,宽肩窄腰的倒三角身材暴露无遗。长腿一迈跨上了电瓶车,掌着龙头的那两只手臂浑然天成的线条简直堪称完美。

 

 

头盔下的脸虽黑了点,却也是给人平添了一丝男性的性感。

 

 

小哥拧动了把手便从丁程鑫身边飞疾而去,擦过脸庞的疾风带着一抹淡淡的橙花香味儿。

 

 

小舌伸出舔了下嘴角,不错嘛小伙子。

 

 

随后丁程鑫便进了对面的单元楼,将小哥分发的小广告尽数收入了囊中。

 

 

最后拾起躺在邻居家门口的小卡片,心情愉悦地哼着小曲儿揣着一匝小卡片回了家。

 

 

 

 

若不是真真看清了电动车车尾贴着的一张骚气大字广告【航航跑腿】,丁程鑫算是不能将这些花里胡哨的卡片与清冷禁欲的黑背心小哥联系起来。

 

灌了两口冰水调整好呼吸,丁程鑫掏出手机输上了卡片上的号码,两次“嘟”后电话接通。

 

一个中年男人沙哑的大烟嗓。

 

丁程鑫皱了皱眉,认真地对了两遍小卡片确定没有拨错号码后,丧气地将卡片扔到了地板上,语调平平,

 

“一份XXX街XX店的小龙虾,中辣。”

 

“您住哪儿?”

 

“XX小区14栋1单元402。”

 

“好嘞,这就去给您买。”

 

 

听到敲门声时已是傍晚,丁程鑫收起架在靠枕上的长腿,整整衣物开了门。

 

 


 

 

 

这不正是下午看到的小帅哥吗!?

 

丁程鑫不动声色地松开了口袋里攥住零钱的手,接过人手里的塑料袋,转向另外一个口袋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装作无奈地挠了挠卷毛,

 

“不好意思啊帅哥,你那有零钱吗?我这只有一张一百的。”

 

 

小哥摸了摸裤子的两个口袋,凑出了14块零钱摊在手里,显然不够。

 

 

“要不我加你微信吧,在微信上转给你可以吗?”

 

小哥点点头,开口说了“可以”两个字,掏出手机点开二维码让人扫描。

 

 

“好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儿,不麻烦。”

 

 

黄宇航准确地捕捉到丁程鑫关门时露出的狡黠一笑,站在原地怔了半晌。

 

 

丁程鑫趴在窗上看小哥骑着电瓶车远去,急忙换好了鞋赶着去搜刮更多的小卡片。    

 

 

骄人的战绩被塞进了橱柜里,丁程鑫盘着腿坐在茶几前舒心地吃着小哥送来的晚餐,

 

 

“今天的小龙虾好像格外好吃啊。”

 

 

02.

 

 

跑腿次数多了,黄宇航也就直接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存在了人手机上。二人年纪相仿,一来二去也就熟络了起来。

 

 

正在打游戏的丁程鑫听到空中一声巨响,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想起刚让黄宇航送饭过来,连忙起身扒在窗子隔着玻璃望了望。

 

 

对面楼门房紧闭,小区过道空无一人,雨水肆无忌惮地从昏暗的天色中坠下。

 

 

 

待丁程鑫开了门,面前的黄宇航已是浑身湿透,雨滴顺着人额前的发梢滴进了眼里,黄宇航皱眉眨了眨眼。

 

 

此刻的丁程鑫满心愧疚,快快拽人进了屋找了换洗衣服让人去洗澡。自己赶忙拎着黄宇航送来的外卖进了厨房,打开冰箱忙活着给人煮碗简单的西红柿蛋汤热热身子。

 

 

 

黄宇航擦着头发四周环视了一圈丁程鑫的居住环境,心中暗暗赞赏道一个男孩子能保持这么干净整洁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儿。

 

 

丁程鑫正好端着煮好的汤从厨房出来,对擦头发的人绽开一个明媚的笑容,

 

 

“别傻站着了,来吃饭。”

 

 

 

 

吃完饭的黄宇航自觉地包下了洗碗的工作,将洗干净的碗筷依次摆放进碗橱里,抬头却看见摆放杂物的壁橱上摞着一叠小卡片。

 

 

黄宇航收紧了黑眸,向窝在沙发里抱着蜡笔小新对着电视开怀大笑的人深深地看了一眼。

 

 

 

 

 

丁程鑫从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醒来,下意识地抹去嘴角溢出的口水,掀开不知何时搭在身上的薄毯。

 

窗外的雨似乎快要停了,拾起茶几上留下的字条扫了一眼后抿在唇间,心情颇好地哼起小曲儿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踩着拍子。

 

 

“衣服和雨伞下次带来。”

 

 



 

 

03.

 

 

饭点跑腿的高峰已过,可黄宇航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接到丁程鑫的跑腿电话,双腿岔坐在小电驴上按亮了手机屏幕点开通讯录呆了半晌又锁了屏,骑着车回了家。

 

 

深夜00:21 黄宇航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里的人结结巴巴,话怎么也说不利索,只几句醉醺醺的“黄宇航黄宇航~”叫得最清楚。

 

 

 

 

 

丁程鑫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毛开了门,对着来人眯着眼睛傻笑,

 

“你来啦~”

 

不似平时粗声粗气的吆喝,这次尾音好似带着一丝果酒的甜腻,黄宇航皱了皱眉扫了一眼屋内的狼藉。

 

 

换了鞋进房,弯腰捡起地板上短裤不知飞哪里去的蜡笔小新玩偶和几个沙发抱枕。

 

 

丁程鑫拖沓着脚步摇摇晃晃地跟在人后面,两手准确无误地环住了黄宇航的腰,侧脸贴在人背上蹭来蹭去。

 

 

猛地被抱住的黄宇航被本就站不稳的丁程鑫蹭地颠簸了几步,反手稳住了人才敢转身。

 

 

可这刚一转身鼻子就被撞得火辣辣得疼,紧接着嘴唇便被一个软软而湿热的东西封上了。

 

 

这个吻杀地黄宇航措手不及,镇定后欲推开拒绝,却被丁程鑫硬压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丁程鑫的吻技生疏,啃了一小会儿唇瓣才知道伸了半截舌头,可刚游到对方的领地便又傻了眼,呆呆地不知如何是好。

 

 

黄宇航见状翻身将人压在身下,迅速出舌勾住了那个傻乎乎的小舌,反客为主地轻咬了一口,逮住欲缩回去的逃兵,惩罚似的吮吸着舌上的湿润,霸道地夺取对方口腔中本就不多的氧气。

 

 

敏感的口腔上鄂被舔地有些发麻,双手攀上身上人紧实的腰背来回摩挲以求宣泄口中的酥麻,蓄不住的口水伴随着丁程鑫的“唔唔”嘤咛从嘴角泄了出来。

 

 

黄宇航松开了唇,对方本就饱满的唇瓣被辗转蹂躏后变得更加红润光泽,小脸也憋得粉红粉红的。

 

 

低头将人被揉开的衬衫扣子一个个重新系好,翻身下了沙发,

 

“皮蛋瘦肉粥在鞋柜上。”

 

 

丁程鑫抬手抹去颈间遗留的口水,从容不迫地支起上身子撑住脑袋,勾起长腿伸到黄宇航两腿之间,脚掌在人明显鼓起的地方上下揉搓了两下,一脸挑衅对人道,

 

“你要是不行就换我上你。”

 

 

此人眉眼间哪有什么醉意,一双眸子清明闪烁,吐字清晰有条理,只口中带了些酒气罢了,摆明着就是玩儿自己。黄宇航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人,慢条斯理地摘掉了手腕上的手表扔在了茶几上,大手揉了两把卷毛,弯腰在人耳畔轻语,语调颇有几分清冷,

 

“你就是欠操。”

 

 

 



航航的跑腿专用小电驴:http://pianke.me/posts/57cc3bda02334db02fd01d25





 

04.

 

 

黄宇航骑车很稳,可身后活了20年的丁程鑫从未坐过电瓶车,将黄宇航的腰搂得紧紧的,生怕自己颠了下去。

 

“你干嘛啊这红灯红灯!”

 

右拐不需要等绿灯好吗大哥。

 

“你停停停停停,前面的车也要左拐!!”

 

我们直走啊大哥。

 

 

 

在第N次坐黄宇航电瓶车的时候,丁程鑫终于不再乱吼,乖乖地圈住前面人的窄腰享受着风的轻抚。

 

 

可每当骑到人少的地方,丁程鑫的那双小恶爪便会偷偷地伸到人衣服里趁机摸两把腹肌。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便是被黄宇航强制性要求下车,然后被拽到小树林里好好教育一番。

 

 

深吻后的丁程鑫眼角轻佻,大方地直视那双不似初识时清冷的黑眸,享受着头顶手掌的揉弄,温柔的语调落入心坎,

 

 

“好好好给你摸。”

 

 

-END-

 

 

 

 

*饮食男女:指人对吃喝和性的本能需要,也泛指人的基本生活需求。

 

 

 

 


评论(27)
热度(196)

© Asakaa_ | Powered by LOFTER